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旅游 > 正文

非常时期的财政货币政策应考虑有序退出

时间:2020-12-22 11:33:25    来源:北京商报    
在12月20日举行的主题为“双循环新格局与资本市场新征程”的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2020年会上,财政部原部长楼继伟重磅发声,分享了他对非常时期财政货币政策的看法,在楼继伟看来,非常时期的财政货币政策应考虑有序退出。另外,楼继伟还提出了要防止数据金融平台大而不能倒,金融业混业经营不是方向、要向分业转型,以及银行间市场回归同业拆借市场的本位等观点。

“数据金融平台在我国发展很快,有相当的积极作用,依据收集的数据,分析借款方的风险特征,提供给贷款银行,帮助其获客和做出风险评估,这有利于补充银行特别是中小银行对小微企业的服务能力,但也有可能造成系统性风险。”对于金融科技平台的快速发展,楼继伟发出预警。

楼继伟称,一方面,数据金融平台存在风险留存不足、数据所有权等问题;另一方面,一些数据金融平台占有市场份额过大,数据的真实性及风险评估模型若出现偏差,会导致信贷坏账。

对于防止数据金融平台大而不能倒的解决办法,楼继伟建议,可以限制与单一平台合作的银行数量,比如不超10-15家。同时,按同样条件让多家平台做类似业务,形成竞争。有比较也便于监管,并在效率和风险之间做出平衡,防止赢者通吃“大而不能倒”,埋下系统性风险隐患。正如刚刚结束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所要求的,金融创新必须在审慎监管的前提下进行。

在财政货币政策方面,楼继伟谈道:“今年以来,宏观杠杆率再次提高,这是特殊时期的特殊表现。目前,我国控制疫情和恢复经济取得令人瞩目的成绩,成为全球唯一的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,非常时期的财政货币政策应考虑有序退出,使得宏观杠杆率稳住并逐步下降。”

楼继伟提到了以下几个原因:一是治理金融乱象虽取得重大的成果,但远未成功,资金池的清理、资产净值化、取消刚兑、高风险机构的排查清理、金融基础设施紊乱等现象还需要继续整治。二是美国、欧洲等主要国家宏观政策的外溢性明显,特别是美国。全球金融市场波动的风险加大,而我国正在加大金融开放,需要保持战略定力,办好自己的事。

在金融业经营方面,楼继伟表示,与分业经营相比,直观上混业经营有利于节约经营成本,但也更容易蕴藏和传递风险,导致金融风险问题愈演愈烈,给国民经济带来了较大系统性风险。同时,混业经营要真正控制住风险传染,要求金融监管从分业监管转为精细的网格化管控,进行更为严格的合规监管,不仅难度较大,甚至需要深入到金融业经营的内部,大幅增加金融机构的合规成本。

楼继伟进一步指出,综合考虑,混业经营规范运行之后,从金融机构微观角度看并不一定节约经营成本。从治理乱象所采取的措施看,是在削弱混业,要进一步向分业转型。从国民经济整体角度看,金融业分业经营,能够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的发展。

对于债券市场,楼继伟表示,相对于股票市场,债券市场是短板。今年以来,债券违约事件频频发生,特别是大型国企违约事件更是影响相关地区国企和政府的公信力。

针对债券市场具体存在的问题,楼继伟指出,首先是市场分割,发行和监管不统一。发行的审查有证监会、人民银行、发改委,多头管理。特别是银行间市场早已不是银行间融通资金的定位,非银行金融机构、非金融企业都可以在银行间市场发行、上市债券,包括中期票据。其次,交易所市场和银行间市场交易分割,同债不同价。这种分割状态,会导致为争取市场份额而放松标准。7月,央行和证监会决定同意两个市场间基础设施互联互通合作,这是可喜的变化,建议尽快落地。还有,银行间市场债券多为银行大量持有,商业银行既承销又持有,市场流通性差,一旦出现债务违约,商业银行受损,会触发系统性风险。

楼继伟表示,债券市场的问题还有很多,解决的基础性条件是发行标准、交易流通、监管机制的统一。按照《证券法》,市场应是交易所市场,监管机构应是证监会。银行间市场回归同业拆借市场的本位,信用债应全部退出,利率债(国债和政策性金融债)可在两个市场同时交易,结算要打通,既方便银行间抵押融资,又促成两个市场同债同价。基础性的问题解决后,债券市场改革的内容还有很多,要问题和目标导向加快推进,不然会是下一个风险集中爆发点。

凡本网注明“XXX(非现代青年网)提供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其真实性负责。

特别关注